※Nothing but my children and my love.
◎灣家
◎CP潔癖黨,打死不吃ALL,也請別回覆我說這是不是有誰ALL誰傾向,放心絕對沒有。絕對,沒有。
◎是博客就放所有東西,不單有全職,艾爾之光或其他都有可能出現,慎fo
◎全職cp秉持藍雨正副、于郑、双鬼,林方不拆。頗雜食,除了韓受,不拆了前面幾對基本上都能吃。…圖能吃。
另外藍河相關天雷。請別跟我推薦葉藍。
◎喜歡韓葉或漠君的小伙伴們,非常感謝支持,但不打算繼續寫這兩對了。
◎同是腐女也是BG黨。全職BG吃葉果、莫橙、肖戴、華楚華,其他BG基本不吃。

【全职/双鬼】R & J 零

*佣兵paro的丧尸paro(到底)

*终于有梗写双鬼痛哭流涕,只是OOC要注意

*坑,不定期更新

*其实没有相关的佣兵知识,智商捉急。

*梗来自《Warm Bodies》的宣传片,台湾翻译《殭尸哪有这么帅》,嗯…()


———


他的名字叫作李轩,曾是个佣兵,现在是个无业游民。

呃…好像忘了加上什么重要的事情?

喔、对了,年龄跟性别是吧?


啊啊抱歉啊,重来一次。


他叫李轩,木子李、车干轩,虽然他比较喜欢用轩辕的轩来介绍。

曾是个佣兵、现在妥妥无业游民。

男性、享年26岁。喔,对,享年,顺便说一下就算加上他死掉至今的时间也还没超过27哈。


总之是个不知怎的仍保有人类意识的丧尸一枚。


…抱歉,现在似乎不是什么自我介绍的好时机。

好像的确也没有什么人——或丧尸——会在人类跟丧尸对干的时候自我介绍嘿?

只好请各位大大别那么介意时机一点,毕竟他也找不到更适合的时间点说明了嘛、搞不好下一秒就会被爆头了他至少可以成为史上第一个用自我介绍成为遗言的善良丧尸,虽然历史不会记载。


呃总而言之把镜头交给现场吧,一直有半腐败的尸体在晃来晃去可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画面。


在此之前李轩想特别强调,就算他现在成为丧尸了,但未曾袭击过人类,一次也没有、虽然他常溷在一群对人肉飢渴程度等同在军队中待太久的小伙子看见妹子时的丧尸群裡,让这句话信服力低于零——他不过是想降低可以称之为同伴、或同种族攻击人类的成功率,如此而已。

再怎么说成为了半死生物(?),他的思绪还是以人类为基准,看见血或尸体依旧不会开心到哪去,可别忘了他还是保有人类意识的啊这可是重点重点,忘记他可是会哭的呢!好吧他现在没法哭就是了。

——当然丧尸的尸体是另当别论,这暂且不提。


强调的时间拖太久了真对不住啊,不过镜头倒是很上道的在他说些垃圾话时自动转移到了对面散发生命气息的人类(复数)上,几个挂了彩(李轩深深祈祷别是被咬了才好)不过看身手便知道丧尸对付的傢伙们没一个是来当猪的,或许跟他生前一样作过特殊训练?李轩一边计算他们还剩下几发子弹一边不着痕迹卡着后方不断想冲过去进食的行走尸体们,而根据他专业知识,人类方有点不太妙。

如果身上没有补充,那大概再几个丧尸冲枪枝射丧尸倒的循环下,那些不知哪来的AK就没有多大用处了。


显然人类那边也考虑上了这点,几个受伤的开始在同伴的掩护下离开战场,在听见引擎发动声时李轩有些讶异,赶请这些人是专门来这废弃的仓库来者?不过这也不是重点了,此刻是要让人能好好逃开才行。

李轩一边继续他的卡尸体作业,边满意地看着他们一个个安全地退开——直到他的同族突然发出不祥吼声,那一刻李轩忍不住久违地蹙起眉来。


狂暴化的时间到了、而人类那方还有两个人没退走。

没有后援补给的情况下,这状况真会让人绝望。


李轩一点也不意外发现其中一人开始慌乱,子弹的命中率严重下滑,几个倒弹还差点击中自己。

在一个距离李轩不远处的狂暴丧尸即将扑倒慌张人类的时候,另外一个拉住了同伙的衣领,使劲一推将人推出仓库门外,然后当机立断地把门碰的关上、并利用丧尸尸体卡死门板。

这样一来除非把铁门撞倒,否则没法出去了。


这招甚好——当然是对逃走的人类而言,对于作出这决策的人来说这举动风险用非常都不足以形容,根本是只要一个恍神就得跟世界说再见的节奏。

但李轩肯定,那人并不是打算送死——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法把同伴送往安全的地方,而仓库内显然成不了他的考虑范围,至于他本人的话——李轩只用一眼就能确认,对方相信自己能够冷静突破这阵狂暴丧尸。

他没有放弃希望,或许根本不曾放弃希望。

李轩觉得自己深深陷入那双闪耀着璀璨光芒的眼眸裡,彷彿即将溺死过去。


用比较浪漫的说法,他对这人一见锺情。


——啊咧,怎么光是要解释这四个字就用上了这么长一段?

等等是谁吐槽他早就已经死了?难道丧尸就不能比喻一下自己的心情吗!还有又是谁吐槽身为丧尸还这样肉麻是要吓死谁!丧尸就不能谈恋爱吗他李轩代表所有还带有意识的丧尸严重抗议!还有重点不在丧尸能不能谈恋爱啊要是再不行动的话那人类就要被暴徒们咬死了这可不行!


于是李轩作了自他死后第一次既勇敢又愚蠢的决定——他不顾人类怀中的AK跟小刀,直接抓了角度就把人扑倒在地,正好把人陷在杂物中、卡在自己面前。可以不用担心被其他丧尸咬、又不用顾虑对方的挣扎会伤到自己,成功的那一刻李轩忍不住为自己没有下滑的智商点了讚。


只是身下的人挣扎了几下就没动静了,这让李轩担心起来:是不是刚刚的行动中被谁给咬了?不对啊他没在对方身上嗅到血腥味,所以应该不是死了或要成为丧尸的节奏,那到底是…?


「李…轩…?」



…咳,阿策,拜託不要老是一句话就把他的谎言打破行不?

刚刚谁吐槽哪裡是一见锺情来者的大大,去跟作者领五百块买个便当吃,没你的戏分了,滚。

评论(6)
热度(23)

© 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