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but my children and my love.
◎灣家
◎CP潔癖黨,打死不吃ALL,也請別回覆我說這是不是有誰ALL誰傾向,放心絕對沒有。絕對,沒有。
◎是博客就放所有東西,不單有全職,艾爾之光或其他都有可能出現,慎fo
◎全職cp秉持藍雨正副、于郑、双鬼,林方不拆。頗雜食,除了韓受,不拆了前面幾對基本上都能吃。…圖能吃。
另外藍河相關天雷。請別跟我推薦葉藍。
◎喜歡韓葉或漠君的小伙伴們,非常感謝支持,但不打算繼續寫這兩對了。
◎同是腐女也是BG黨。全職BG吃葉果、莫橙、肖戴、華楚華,其他BG基本不吃。

【全职/西方奇幻paro】兴欣客栈 Ⅰ

 *虽然标题叫兴欣客栈不过背景是西方奇幻paro,除了陈果外其他基本都是西方奇幻出身(?),若是作文的话会被老师打上零分的文不对题,好孩子别学【

一直想写陈果老板娘我偶像可是没机会写,so粉丝如我决定脑洞篇以陈果当主视角的轻松小品文(?)

*我觉得陈果的魅力就在于她是个普通人,却参与了一件不普通的大事、以普通人的角度,看着叶修等大神从无到有的打拼。

*但本文却违反了此原则,请相信我绝对不是黑。至于陈果何人来者,有机会把片段二发出来应该就懂了【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平凡人所见所闻。

 

*另一方面,这篇会有cp但我想还是自由心证好了,只是不会有伞修、不会有伞修、不会有伞修,伞修是兄弟不是情人,重要的话依照男神黄少天的指示说三次【人家并没有指示

 

如果能接受以上,且看下方片段↓

 

Part one, Nice to meet you?

 

陈果有些无奈,端着两碗热粥,赶忙向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两位年轻人送过去。

 

「真不需要我拿些毛毯过来?」陈果忍不住趁两人狼吞虎咽的空档穿插一句

「真不用了老板娘,」其中一个男人抬起脸,吞下热粥,「我是法师,取暖难不倒我的。」

「行别硬撑了兄弟,」另一个男子白了伙伴一眼,「明明就没恢复扯些什么呢,现在你连个小火球都使不出来吧还敢说。老板娘,不好意思,」他转向陈果,一脸诚恳,「就劳烦您了。」

「别这么说,举手之劳。」陈果微微笑,正要离开,那自称法师的突然开启金口,「老板娘啊,这样真的好吗?如果我们两个是通缉犯的话,这可是犯罪喔?」

陈果顿了顿,回头时正好看见男子正瞪着法师;斗篷下,手似乎摸上了腰间的枪──啊是个枪手呀?她心不在焉地想,挑起眉,直视法师炯炯有神的目光。

「要知道呀、这位客官,」她用上祖国的词汇,朝法师摆了摆手,「兴欣客栈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咱只受到世界联盟的规范,可惜的呢、联盟法规没有一条写上窝藏通缉犯会受到什么处罚,毕竟在微草是罪犯的话,在蓝雨可能是英雄呢?」她眨眼,「何况罪犯就不用吃喝吗?不需要睡眠吗?不是人也都是生命是呗。所以法师大人,就乖乖接受别人的好意吧,本姑娘做口碑生意的还会害你不成?你不想活命咱还得作生意呢!想想旅馆死了人这传出去多伤身啊,对吧?」

法师眨眨眼,退了回去,默默继续吞着热粥不说话了。

陈果满意地笑笑,回楼上找毛毯去了。

 

法师看着陈果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后,推了推他的伙伴。

被推的人瞧他一眼,接收电波、一面蹙起眉:「这样好吗?你确定?」

法师笑了笑:「还是你宁愿去麻烦其他人?」

枪手狠瞪:「所以你看上无辜人?」他语气大有『如果你说是咱们就此分道扬镳』的意味在。

「哪来的事啊,兄弟你想太多了呗,」法师无辜地回,「认识多久了你居然还不信我?」

枪手盯着伙伴一会,败下阵来,「好吧,说说你的打算。」

法师偏头想看看陈果下楼了没,结果正好见人抱着两团被子走下楼梯,他只好小声说一句,「见机行事吧。」

「喏,你们的毯子,」陈果把东西塞给二人,「房间我叫人收拾了,两房,啊,还是你们要一起睡?」她在看见两人错愕的表情时不安地补上一句。

「喔、啊,那个啊…」枪手清清喉咙,「老板娘,我们…」

「难不成…要继续赶路?」陈果瞧了一眼外头的天色:标准的三更夜景,一片黑暗啥都看不清。「嗯,还是跑路?」她想起法师刚才的通缉法说法,打趣地加上一句。

法师和枪手面面相觑,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陈果被他们的表情逗笑了,挥了挥手,「哎,都这时间就休息吧,房钱收一半就好,看你们应该也很久没好好睡过了吧?别的不敢说,我兴欣最骄傲的便是安全问题,绝不怕客人睡到一半被抓走!所以想赶路的话睡醒再说吧。喔对了等等我带你俩去房间看看,放心绝对干净舒适的!」

法师意味深长地看了枪手一眼,然后对陈果开口:「那个,老板娘打个商量?」

「嗯?」陈果对法师突然转变的严肃态度勾起了好奇心

「其实我跟这笨蛋的钱都在离开国境的时候花光了,」他严肃地说着,「所以现在咱俩一穷二白,付不起任何租费。所以我看这样吧,我跟我的伙伴就卖劳力换取房租──喔还有这两碗的价──您觉得如何?」

陈果一愣,显然没料想会得到这番说辞;她下意识转像枪手,像在寻求解答。

枪手先是狠狠捏了法师一下,才尴尬地点头:「呃…他说的对,我们真的没钱了。」

陈果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她也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鬼事,很快就能反应过来。

她想了想,对紧张的二人笑笑,「当然是没问题,不过一切都得照兴欣的规矩来喔?」

两人自然点头称是,陈果便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那这么一来就是同伙人啦,先来个自我介绍吧,我叫陈果,你们呢?」

「叶修,」法师抢先说道,「他是苏沐秋,神枪手。老板娘请多指教嘿。」

陈果笑了,「请多指教啰。」


评论(3)
热度(16)

© 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