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but my children and my love.
◎灣家
◎CP潔癖黨,打死不吃ALL,也請別回覆我說這是不是有誰ALL誰傾向,放心絕對沒有。絕對,沒有。
◎是博客就放所有東西,不單有全職,艾爾之光或其他都有可能出現,慎fo
◎全職cp秉持藍雨正副、于郑、双鬼,林方不拆。頗雜食,除了韓受,不拆了前面幾對基本上都能吃。…圖能吃。
另外藍河相關天雷。請別跟我推薦葉藍。
◎喜歡韓葉或漠君的小伙伴們,非常感謝支持,但不打算繼續寫這兩對了。
◎同是腐女也是BG黨。全職BG吃葉果、莫橙、肖戴、華楚華,其他BG基本不吃。

【韩叶】转眼瞬千 –01.

*过去篇

*这不是本篇喔




 




 叶修记得,清清楚楚,当时他们的约定。

 

逃吧。

他这么对自己说着,却因队长的身分不得不先挺身而出、无法跟着自己走。

虽然叶修也晓得,这曾带领霸图十几年、只懂得向前的队长是不可能跟着自己干出逃难这一点都不霸气的事儿。

 

我们在 市再见。

 

韩文清那时候匆匆给了叶修一个拥抱,还没走出霸图训练室就有数个挂牌的军人将人架走。

叶修躲在离门口不远也不近的电脑桌下,直到脚步声完全离去才敢把头探出。

 

人真走了。

 

那时叶修也不担心,他相信韩文清那钱包脸不会有事,要出问题也是在逃难中的自己身上。

他并没有找张新杰或张佳乐叙叙旧,现下「叶修」这身分太过敏感,任何跟他有过接触的人都可能发生灾难;所以他直接离开了霸图,边在街上闪躲边思考下一步棋要怎么走。

 

半个月后,叶修千辛万苦来到了约定的城市,紧接着过了差点被保安找上门的半个月,韩文清仍没有任何消息。

 

叶修不急,韩文清从来不爽约,少有的几个例外也是在跟自己争冠的时候碰一鼻子灰,所以叶修不慌。

他等,一个月、两个月;听说几个认识的朋友也被带走,但结果如何没有下落;五个月、半年;叶修在一次吃饭时听见黄少天失败的消息,手中的筷子没留意就落到了地上;十个月、一年;他见到了转型成功的苏沐橙,同样也在逃亡,一发现他,那双不知迷倒多少英雄好汉的眸子便充满泪水。

 

叶修!她扑到他胸前,哭得凄惨。苏沐橙似乎说不出句子来,只是不断喊着叶修的名字,不断哽咽。

 

后来叶修才知道他所知道的兴欣再也回不来了。

再然后,他紧抱住苏沐橙瘦了不少的身子,陪着她哭泣。

 

**

 

叶修突然害怕收到韩文清的消息。

苏沐橙也不知道韩文清后来发生什么事,虽然在听见叶修说一年没消没息时脸色稍微暗了下,但她马上提出方法:不论实验成不成功,官方都会发布消息。

不论报纸、广播、还是网络媒体,一定会有。想知道的话只要搜寻就好。

 

只要搜寻就好。说得容易做事难。

 

两个被政府通缉的角色,哪能正大光名进入网吧要台电脑用用?

最后还是叶修的鬼主意,曾经闪闪发光的两人头一次当了一回贼。

虽说是贼,但叶修跟苏沐橙没偷任何东西,他们最多是闯了空门,然后找到电脑快点用用而已。

紧急时刻,连苏沐橙都把道德法律全部丢个干净。

 

或该说,先把道德法律全丢干净的,分明就是追着他们的家伙。

 

叶修跟苏沐橙的动作原本都还不错猥琐,但在打量了他们定为目标的屋内后,两人都挺起了身,不再拘束。

他们看得出来,房屋主人是不会再回来了。

 

「看,电源都没关。」

叶修嗤笑,拉了椅子便坐,也不看上头积了多少灰尘。

苏沐橙说了关键词,叶修爆了手速并发挥职业水平以上的眼力,找到了官方公布的网页,鼠标一点,瞬间密密麻麻的表格字体显现在屏幕上。

苏沐橙低头看着突然没动作的叶修,也没催促,只是伸手按住对方的肩膀。

她知道此刻才是煎熬的开始。

 

叶修静静盯着屏幕好一会,才挪动了鼠标,随意说说似的开口:「沐橙,怎么好搜?」

中国里姓韩名文清的人不会少,要怎么样才能准确找到自己要的,对叶修这没研究过官方网页的人而言实在头痛不已。

苏沐橙抿唇,弯腰抢过键盘:「我来找吧。」

叶修让了位置,看着苏沐橙操作,屏幕上的名字一口气少了许多,数量也一步步慢慢减少。最后,苏沐橙停止了敲击,她望向叶修的神情显得慌乱异常。

叶修依旧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但苏沐橙注意到他的双手握紧了拳。

叶修照着屏幕显示的文字,无声念了一遍。

 

韩文清 Q市 电竞职业选手 失败

 

失败。

失败?

 

 

 

「…抱歉,沐橙,」

叶修一脸平淡,「让我静一静。」

 

苏沐橙马上起身,在离开前又担心的回头看了叶修一眼:仍是没什么表情,眼光专注盯着屏幕,想把它烧穿似的。

她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留了空间给他。

 

**

 

叶修记得、清清楚楚,连当时韩文清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语气他都能明白叙述。

他们的约定,过了一年他仍苦苦守着,就因为他还记得,还相信对方不会失守诺言。

霸图的韩文清是不可能爽约的…那这个『失败』是怎么回事?

 

叶修茫茫然地回想一年前的那天,身子却突然一阵剧烈颤抖。

他握上自己的手臂,动作慢慢转成抱住自身,像受寒、像遭到打击一样。

 

 

 

 

 

 

 

 

──啊,

 

 

 

 

 

原来,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的拥抱啊。


评论(38)
热度(19)

© 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